诗行隽永,下笔千言,却写不出我对故人的思念。诗和远方,如此寡薄,又有何用?凉风四起,吹醒陈旧的心事。幡然中醒悟,青春早已散场。都说人生如戏,可戏已结束,为何人还不肯离去?

走在冰冷的街,听着伤感的音乐,遥望前方,谁伴我闯荡?人的一生,究竟要走多远的路程,经过多少年,才能慢慢走到终点。

执一支素笔,写下孤寂的心情,才发现,一切不过徒增烦扰。诗,不再是诗,文,不再是文。一念起,一念灭。天涯,咫尺。咫尺,天涯。

黎明前的夜,好静,也好沉。此刻,眸里心痕,素念倾城。惟愿安守自己简单的信念,等待那一缕黒暗中的光亮到来。